中国平安迷之投资:不爱白马,爱三傻?

资本市场“二八分化、强者恒强”的逻辑在2019及2020年演绎到了极致,但有一只白马股价却完美的错过了这一波大行情,这就是中国平安。

3年不涨的中国平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众所周知,股价的决定因素无外乎两个:业绩和估值,估值又受到业绩预期的影响。查看2018-2020年平安的业绩情况,扣非归母净利润维持正增长,从2017年的891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435亿元,但增速确实显著下滑。

可见,平安股价的低迷,是估值的低迷,本质上也是投资者信心的低迷。简单从PE的角度来看,中国平安的估值水平呈现出明显的周期及区间波动的特征,从上一个周期的顶点,即2018年初的20倍PE,下滑至历史底部区域,即当下的9倍PE。

从PEV的角度看,截止2020年底,平安集团的内含价值为1.33万亿元,而截止5月6日的市值为1.29亿元,平安的PEV已经跌破了1,属于破净的状态。这对于PEV常年处于1.2周围波动的平安来说,估值已抵冰点。

即使4月26日至29日平安通过二级市场完成的41.84亿元的长期服务计划回购以及67亿元的核心人员持股计划回购,超百亿回购仍止不住股价的持续下探。

接下来,花街君(微信公众号:hjcj2021)分别从新业务价值和投资等两个角度,也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两个角度,梳理一下平安近几年的步履蹒跚。

代理人体制改革需时日 新业务价值持续低迷

中国的寿险业务此前一直严重依赖线下代理人模式,自从2015年国家把保险从业资格考试由银保监会下放到各个保险公司后,代理人规模急速膨胀,三年从400万增加到800万。平安的代理人也同样从2014年的64万人快速增长至2018年的132万人。

那段时间,各保险公司拼人海战术,代理人流动性非常大。相当一部分的新从业代理人发展完了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之后,新开单就急剧萎缩,以至最后不得不重新换行。

人海战术的后果就是保单数量迅速攀升,但是保单质量急速下降,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在经历了短时间的催化繁荣后就很容易后继无力。因此,平安集团在2018年率先开始了寿险改革,有意识地控制代理人规模,提升单个代理人的产出比。

今年1季度,平安寿险的人力规模已经低于百万。联席CEO陈心颖也表示平安更在乎可持续发展,要打造高质量、高产能、高收入的三高保险代理人团队。

不过,尽管人员规模在缩小,还有数字化渠道在获客、营业方面的赋能作用,而平安的单个代理人的净产出仍然未见明显起色。2019年人均产能有所提升,但2020年代理人人均新业务价值仅40688元/年,或许这与2020年疫情因素有关。

代理人每年创造的新业务价值是保险公司的业务增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业绩前瞻指标,由代理人数量和代理人产能共同决定。

平安近几年在代理人数量持续下降的情况下,人均新业务价值产能也未见明显提升,这就导致平安的新业务价值,即所谓的保险公司的增量,上不去。

更让平安投资者焦急的事,所谓的“三高”代理人队伍,不仅没有创造更高的业务增量,业务的质量也有所下滑,今年Q1的新业务价值率表现萎靡,还不如2020年。

平安自身的改革持续深入,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实质性的成果,可能需要一些具有更强说服力的数据展示。

保险公司和银行本质是差不多的,玩的都是资金差价的游戏。平安的代理人及产能,表述的是负债端的增量,此外,平安在资产端的表现也令投资人信心受到打击。

平安迷之投资:不爱白马,爱三傻?

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是全球保险巨头,而巴菲特的投资也是全球的保险投资,甚至是价值投资的标杆。

按照巴菲特的话说,他和芒格只喜欢跨一尺高的栏杆。而从平安的投资来看,陈德贤似乎喜欢跨七尺高的栏杆,有网友戏称:平安现在真的是无所不能了,涉及保险、银行、证券、化妆品、汽车、地产、医疗、科技等等!

而对于平安踩雷汇丰、华夏幸福,以及近期参与的方正集团重整,部分投资者对于AMC化的平安表示不理解,认为:平安不是在掏粪,就是在掏粪的路上。

此次平安人寿将以370.5~507.5亿元对价受让新方正集团51.1%~70.0%的股权,这是在国家鼓励保险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及国家推进校企改革的重大战略的指引下的重整。

平安可谓政治正确,不过对于股东的利益,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之前踩雷华夏幸福后,平安对华夏幸福相关投资资产进行减值计提及估值调整金额为182亿元,对税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金额为100亿元。这还不论债务资金的投入,华夏幸福共计沉没了平安超5百亿资金。

而此次参与方正集团重整并控股,平安又将出售三五百亿资金。投资者担忧,平安似乎又将踏入一个价值陷阱之中。

方正集团此前是北京大学旗下的国有控股企业集团,旗下包括医疗、金融、信息、教育四大资产。近年经营不善,出现了资不抵债等问题,被几百家债权人诉诸法庭,方正集团也被法院裁定与其前述 4 家主要子公司一并进入司法重整程序。

此前市场消息称,方正这个重组,是平安和华发打败其他29家机构才能得到的。也有不少券商研究所表示看好平安此次入主方正集团,有望借助北大方正的医疗资源,与自身的保险业务、线上平台平安好医生形成协同效应。

吹票归吹票,股价不骗人,资金是聪明的,A+H两地市场用脚投票,表示并不看好平安纳入的方正资产。

根据《关于恳请支持方正集团等五家公司重整计划草案的沟通函》的内容,当前重组主体包括:方正集团及信息产业集团、北大医疗产业、北大资源和产业控股的资产审计总额约622.57亿元,评估市场价值总额约761.42亿。

而截止2020年1月31日,北大资源(主要是地产物业,港股上市)资产364亿元,北大医疗(包括北大国际医院,康复医院,医疗产业园等)资产为134亿元,产业控股资产为50亿元,信息产业集团资产33亿元。

看到最后,平安还是钟爱地产,北大资源是地产,医疗产业园也是地产。而北大国际医院这种综合型的医院可不比眼科和口腔这类专科医院,国人对于私营的综合医院仍然严重缺乏信任。此类私营医院尽管挂了一个北大的名头,能与公司保险业务形成多大的协同效应,仍有待观察。

由此看来,平安是典型的捡烟蒂式投资,偏爱三傻,这是巴菲特早已舍弃的投资思路。况且在经济增速更快的中国,成长投资的机会更多,而平安还在捡烟蒂,令人费解。因此,我们有必要起底一下平安的投资布局。

年报显示,截止2020年底,平安9.5万亿的总资产中,3.74万亿被用于投资。投资组合的资产类别分别为:现金及等价物(2.3%)、定期存款(6.1%)、债券型金融资产(71.4%)、股权型金融资产(13.5%)、长期股权投资(4.2%)、投资性物业(1.7%),其他投资(0.8%)。

首先看债权类金融资产。

债券投资未能披露行业和具体公司,附注中合计看,应多数为政府债券。而在债权计划投资及理财产品中,主要集中在基建、不动产等领域。

再看股权类金融资产。

附注也未能披露具体的行业分布。但就目前A股公布的十大持仓来看,平安的重头在银行。

长期股权投资方面。

联营企业主要集中在陆金所、京沪高铁、旭辉集团、华夏幸福、中国金茂、平安好医生等公司。

合营企业主要包括5家公司:昆玉高速、南京名万置业、北京昭泰房地产、武汉地安君泰房地产、西安蓝光房地产。

加上投资性物业,和此次重整的北大资源的地产业务,平安在地产行业的布局不可谓不多。反观巴菲特的持仓,却迥然不同。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资产配置主要分为三大类:现金及债券类,通常占比在20%左右;股票类,通常在30%左右;控制资产类,及控股子公司的投资,诸如能源公司群、铁路公司等,主要占比在50%左右。

巴菲特在现金及债券领域的资产配置明显少于中国平安,控制类公司也多为公共事业类公司。

而在股票资产中,截至2021年3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前4大持仓为:苹果1109亿美元、美国银行400亿美元、美国运通214亿美元、可口可乐211亿美元。仅四大持仓,就占其投资组合比重为69%,其中仅苹果1家占比约40%。

事实上,陈德贤前些年号称“打工皇帝”,其超1400万的薪酬比马明哲的835万还要高,但是陈德贤的投资过于求稳,而股权类资产又非常偏好地产。华夏幸福超五百亿,而此次又是三五百亿,相比之下平安一年的净利润才1400亿。

面对同行巴菲特,平安的投资是时候反思一下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